[提要] 受访人:絮儿,女,15岁,患有先天性白内障,视力仅有0.05。继母怀孕那会儿,爸跟她死活要把铃铛撵出家,说怕影响胎儿。絮儿们选择了,或者说被迫选择了与狗狗交换心事,因为那种感情很简单、很纯粹,没有抛弃、背叛与歧视。

受访人:絮儿,女,15岁,患有先天性白内障,视力仅有0.05。狗狗铃铛成了她唯一的朋友,可现在它也离她而去了。

  絮儿是我至今接触过的倾诉者中年龄最小的一位。采访她是通过电话,没有见面,因为她说自从铃铛走了之后,自己就不敢也不愿再出门了。

  

铃铛是一条狗,一条伴随在絮儿身边8年的忠犬。然而,它又更像是一个朋友,一个唯一能让絮儿依靠的朋友。

  

是的,唯一。在这个盲女孩――絮儿的世界里,铃铛注定就是眼睛,是天使,是天上妈妈派来的守护神。

  只是时间到了,缘分尽了,天使终归要回家。接下来的路,只剩絮儿独自前行。

  还记得那个稚嫩的声音对我讲的最后一句话――雨诺姐姐,你说,铃铛现在是不是已在天堂,找到了妈妈?

  

可能这就是我与妈妈的命吧

  怎么办?我连一张铃铛的照片也没能留下。其实有一次我求我弟用相机给铃铛拍张照片,可继母听见了说不让我影响弟弟画画,相机不是用来拍狗的,还说铃铛长得这么丑,拍什么呀,拍出来你也看不见。这之后,我就再也没敢提出给铃铛拍照的要求了。我好想它,想再摸摸它、抱抱它。

  

其实我不是完全看不见,有那么一丁点儿视力。东西拿到离眼睛特别近的地方还是能看到个大概其的轮廓跟颜色。我曾试图看清楚铃铛,把脸凑到它的脑袋前,它真听话,一动不动,我能感觉到它温柔的呼吸,一簇一簇的。可我瞪大了眼睛也没能看清楚它的模样,只知道它是黄白相间色,右脸颊有片黑花。其实这也是凭着小时候妈妈向我描述铃铛的记忆,努力看到的。

  

说起妈妈,我就想哭。我一直觉得对不起她,是我害了她。过去听妈妈说,姥姥家很穷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妈妈跟爸爸总共没见过三次面就结婚了。奶奶家是那种守旧的家庭,他们认为过门媳妇就得任劳任怨,况且我妈嫁过去本来就是高攀了,哪还能不知足。如果想扬眉吐气,就得生个儿子。

  

可能妈妈就是命不好吧。听姥姥说妈在怀我做B超时大夫说应该是男孩儿,可当产房里传出是女孩儿的消息后,奶奶失望得连看都没看我一眼,扭头回家了。爸爸似乎也觉得很丢人,坐在那抽闷烟。

  

我三个月时被查出来患有先天性白内障,原因可能是妈妈怀孕时感染过一次风疹病毒。于是奶奶一家更是把所有罪过都归结于妈妈头上。记得那时妈妈常给我揉眼睛周围的穴位,一边揉一边偷偷掉眼泪。

  

雪地里我抱起冻僵的铃铛,再不愿放手

  

随着我的长大,家里气氛越来越不好。大夫说我的眼睛不好治,妈不死心,坚持要多试几家医院,可爸说那纯属是瞎浪费钱,有时急了还对妈妈拳打脚踢。我在一旁只能默默地听着妈妈的乞求声,跟着一起哭。

  

后来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差,得了抑郁症,整天大把大把吃药。爸对她依旧不好。有时她对我说,絮儿,要不是有你,妈早就不活了,以后妈要是没了,你可怎么办啊?反正在我的记忆里,妈妈总是在哭。

  哎,还是回过头来说说铃铛吧。妈妈不上班,家里的钱全由爸爸控制,有时妈想给我买点东西都要先经过批准。其实我也不怪爸,他一个人挣工资,妈病着,我眼睛又这样,他也烦,他能养我我就该知足了,真的。我从没得到过什么礼物,除了铃铛。

  

我7岁那年的一个雪天,妈妈从盲校接我回家。天好冷,下了公交车,我们穿过楼群往家走,就听墙边上有微弱的哼哼声。可能是眼睛不好的原因吧,我的听力超级灵敏。我拽住妈妈,她告诉我看见了一只小狗。妈妈说它很小,也就一两个月大吧,快冻僵了。我摸过去把它抱进了怀里,它又开始哼哼,仿佛对我说谢谢。我从书包里掏出早晨吃剩下的一口面包,放在它面前,能感觉出来那小舌头在我手心里舔来舔去。过了会儿,妈叫我把小狗狗放回原地,赶紧回家。说实话,我真舍不得,不知道它会不会就那样饿死冻死,可我还是放下了它。

  

妈妈继续拉着我往家走。我心里好难受,第一次向妈提出了要求――把狗狗带回家。妈说咱家那条件养不了,你爸也不会同意的。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见死不救的罪人,坚决不肯回家,蹲在地上哇哇大哭,突然觉得腿边有东西在蹭,我吃力地看到了个小黄影。那是它,是它!我喜出望外,抱起它,再不愿放手,执意朝家走。

  

不用问,回家肯定是一场惊涛骇浪――爸的坚决反对,妈的苦苦哀求,我的誓死保护。可能我从来也没有那样发过脾气吧,他们吓坏了。铃铛终于被留了下来。当然,铃铛这个名字是后来我和妈给它起的。

  

妈走了,只剩下我和铃铛相依为命

  

铃铛从小就乖,也很懂事。也许它与我有着同样的心境吧。它知道自己是不受欢迎的,从来不惹事,也不挑食。有时觉得挺亏铃铛的,别人家都是给狗狗买最好的狗粮和洗护品,还有玩具、狗窝等等,而铃铛却什么都没有,家里有剩饭就给它,没剩下就算了。可它知足,从来不闹,就静静地卧在我脚边。你知道吗,我每回吃饭都会假装吃不下了,剩一口给它。听着它小嘴儿叭叭地吃着,比自己吃进肚子还觉得舒服。

  

妈妈也喜欢铃铛。有一次,我下楼到小区里透透气,院子里人杂,很多小孩子出来玩,他们总会想方设法地攻击我。其实从小就这样,我总被人欺负,说得不好听一点,谁不找软柿子捏呀,我爸不管我,我妈老实,我又看不见。那天有两个小孩儿朝我扔石子,吓得我四处乱跑。以往我只有挨着,等妈做完饭把我领上去,可那天铃铛不干了,凶狠狠地跑过去,把那两个小孩儿吓跑了。妈回去表扬了铃铛,可爸却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它揍了一顿,原因是邻居找来了,说铃铛吓着她儿子了。

  

那之后,妈妈总是有意识地去训练铃铛,听口令、递东西之类的。铃铛真的很聪明,没几次下来,就能掌握。后来妈妈给铃铛做了条牵引带,让我牵着,每回出门都是它带路,我只要拉住绳子,它就能把我带回家。

  

我9岁时,妈妈查出患了肾癌,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。忘不了妈在病床上攥着我手的感觉,那么的无力。拖了三个月后她走了。我知道妈是带着担心离开的。

  

铃铛啊,你在天堂还好吗

  

没多久,爸又结婚了。继母很娇气,讨厌狗。所以我让铃铛尽可能地离她远点儿。可家里总共就那么大点地儿,铃铛又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许多。

  

继母怀孕那会儿,爸跟她死活要把铃铛撵出家,说怕影响胎儿。有一次,趁我不在家,继母真就把铃铛轰了出去。它没有走远,就站在楼下的角落里等着我,等到我放学,过来一个劲地蹭,像是告诉我它受了多大委屈。

  

我真急了,回到家和继母大吵一架。她故意装出动了胎气的样子,爸爸过来一个耳光把我搧晕了。醒来后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铃铛在舔我的手。隐约地听爸爸对我说以后别跟你妈顶嘴了,狗就先给你留下,要是它不老实,立马扔了。我搂着铃铛在一片漆黑中默默地掉眼泪,我摸到铃铛的脸上也湿了。

  这之后,我们和继母井水不犯河水,铃铛总是不离我左右。转年,继母生了我弟。她像是立了大功,脾气愈发地长。于是我和铃铛就越来越闷。

  说实话,我不喜欢继母,但觉得小弟弟还是挺可爱的。我有时会走到他的床边摸摸他、逗逗他。可就因为这,我害了铃铛。

  

按照与继母的约定,铃铛绝对不可以进弟弟那屋。可那天,我过去找弟弟,一不小心把他的玩具碰掉地上,我想拾可不知道在哪。铃铛看到,跑进屋来,用嘴叼了起来。这一幕恰巧让继母看到了。她发疯似的说我是成心使坏,拿着擀面杖朝我打过来。我看不清,可我能感觉到危险的来临。我紧闭双眼蜷缩在桌角边,只觉得铃铛扑了上来,然后是“嗷”的一声惨叫。它替我挡了那一重棍!那一棍打在了铃铛的左后腿上,它疼极了,我的心也疼极了。我央求继母带它去看医生,可她不但无动于衷,还又朝着铃铛狠狠踹了一脚。我趴在铃铛身上哭得很惨,边哭边喊,妈妈,快来救救我们啊。

铃铛的一条腿就这样废掉了。它再也不能自由自在地奔跑了。出门的时候,它会拖着那条后腿艰难地前移。可它依旧会保护我,依旧会在别人欺负我的时候奋力回击,尽管它已丧失回击的能力。我有时对它说,铃铛啊,你和姐姐一样,都是残缺的,也许我们注定今生相伴。

  

8年了,铃铛跟了我8年。让我安心的是它身体一直很好。可就在三个月前,它好像不舒服了,整天不愿意动。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,问养狗的邻居们,人家告诉我如何观察狗的生病表现。可我哪看得见啊,我问爸爸,他敷衍我说是铃铛吃多了,自己能扛过去。我居然相信了,但铃铛却一天比一天发蔫儿。后来我托人帮忙打车带铃铛去了趟医院,才知道它患了狗瘟,由于送去治疗太晚,已经没救了。

  

我把铃铛抱回了家。坐在床上静静搂着它,给它最后的温暖,和它诉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。我能感觉到它对我的话有回应,即便很吃力。那天夜里,我被铃铛的小舌头舔醒,我抚摸着它的头,轻轻唤了它一声:“铃铛,姐姐爱你。”它微微地“嗯”了一声,头垂在我的手上,再也没有动一下。

:cm104: :cm104: :cm104:

[ ]

:cm131:

:dog72: :dog72: :dog72:

那倒霉的爹,你TM对自己女儿这么狠,对女儿的狗这么狠,对自己媳妇这么狠,

你TM倒是挺孝顺你新来的媳妇啊!

我艹你妈

别激动,他 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会吃亏的。

:cm105: :cm105: :cm105:

:cm105: :cm105: :cm105: :cm105: :cm105: :cm105:

唉 看了怪难过的……

:cm105: :cm105: :cm105:

老话说 好人不长命 坏人活千年啊。。。

很感人啊啊

:cm105:

这都啥事啊!!!

就为了儿子?

等儿子长大了。。娶媳妇的时候我看能买的起房么?真是的!!!

鄙视重男轻女的人!!!

狗狗真可怜。。那么重感情。。唉。。

人啊。。真是作孽

看后哭得稀里哗啦的:cm105: :cm105: :cm105:

看的心里这酸..

人在做,天在看

流泪看完,心里不是滋味:cm104:

想哭,同样是生命,孩子是一样的孩子,狗狗也是孩子,为啥不能只去爱不去伤害呢

:cm105: :cm105: :cm105: :cm105:

铃铛,,,,,

他爸跟那继母是TMSB吧!!擦!

作孽,会遭报应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