宠物狗,是人类长期驯化、干预的一个物种,已经与我们共同生活了几百甚至上千年了,它们曾经的生活习惯、社会形态和进化轨迹,甚至包括秉性,都被人类的巨大力量所影响和设计。面对善意的人类,狗们也乐于表现出它们的忠勇,习惯了人们的驱使,并且也因此成为了我们人类的食物、玩偶、仆从、役使、奴隶、伴侣、朋友,甚至是爱人,成为了许多家庭不可或缺的成员。
  某男,济南人,成功人士,家住经一路花园庄路口附近。因为喜欢狗,养了一只迷你泰迪,雄性,深咖色,毛茸茸的,特别乖巧可爱,家人取名小丸子。因为是刚刚满月就被抱养,当时仅有手掌般大小,从小养大,因此家人视若家人,呵护有加,感情深厚。
  天有不测风云,狗有旦夕祸福。晚秋时节的一个晚间,时髦的女主人,身披风衣,带领丸子外出散步。因为没有栓绳,又见到了外面精彩自由的世界,七岁多的丸子,活蹦乱跳,心情特好。谁知道,在路过一辆路边餐车的时候,一不小心,突然被马路上一辆疾驰而过的私家车轧死了,嘭地一声,血流了一地,白色的内脏都轧了出来。血淋淋的场面,突然的变故,还有悲痛,让脆弱的女主人当场晕厥过去。
  车主是一位青年,非常害怕,而且过意不去,执意进行赔偿,最后达成协议,人民币两千元,并且小心地帮助女主人把丸子的尸体送回了不远的家。
  丸子的突然横死,一家人没有一点心理准备,尤其是正在上大学的二十出头的女儿,当场就嗷嗷大哭起来,泪水浸湿了衣衫。男士也不住地抱怨女主人,为什么不好好地看顾丸子,别让它乱跑,致使丸子惨遭殒命!
  当天夜里,丸子的归宿问题便成了家庭的话题,商量了一个多小时,最后一致决定,入土为安,为丸子买一处墓地。
  女儿上网查了一下,发现济南的郊县和郊区有两处宠物墓地在售,一家在东郊,一家在西部。都知道,在济南,有“住东不住西、住南不住北”的民俗,加之民间早就有“紫气东来”的说法,全家人决定在济南的东部,为丸子选择一处墓地。
  东部的宠物墓园,有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名字:宠物天堂,离着济南市区有二十多公里。那是一处美丽的景区,在东南部的山里,青山掩映,绿水依依,山清水秀,还有满山舒展怡人的枫树林和高大的松树。
  墓地的规格不一,价格因此也区别很大。一家三口,为丸子相中了一处宽敞的大穴,在山的半腰,坐北朝南,可以直接仰望南部高耸的主峰。墓穴要价人民币一万二千元,包括狗的一整套基本的殡葬服务,还有一块花岗石墓碑,然后又选择了一只瓷质的骨灰盒,玲珑剔透,端庄大气,要价一千六百元。
  办理完手续,午饭也没有吃,直到下午,丸子的骨灰,才被宠物墓园的工作人员埋入了墓穴。
  望着丸子的骨灰入土, 一家三口,免不了眼眶湿润,唏嘘了几声,女儿还情不自禁地拍着墓碑,向心爱的丸子呢喃了几句,并且承诺,过一天还会来看丸子。
  三个人长吁了一口气,心情好像平静了许多。但是经不住时间已经下午,肚子饿了,一个劲地肠鸣,最后还是决定先找一处餐馆,填饱肚子要紧,于是便开上小车,踏上了回家的路途。
  还好,刚刚下山不远,乡间公路的旁边,就有一家餐馆,那是一处当地村民开办的农家乐饭庄。三个人下得车来,环顾张望着,只见餐馆门口的木质招牌上,用红色油漆歪歪扭扭地写着饭店的招牌菜:“本店特色:火头炖鸡、狗肉火锅。“
  三个人没有进门,晦气地钻进小车,一採油门,就像是躲避瘟疫一般赶快向济南方向驶去。